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杨玉明 >

刘日之路

归档日期:07-01       文本归类:杨玉明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3月27日中组部下发了《关于在党政领导班子后备干部集中调整中加强监督认真治理拉票行为的通知》,4月29日我接到了这个文件,经过学习得知,全国省部级和市、县两级党政领导班子和后备干部将于今年进行集中调整,”刘日告诉记者,“读着文件,我联想到了官员财产公示。第二天我就写了这篇文章。”

  这篇文章就是在两个多月后引起社会强烈反响的《新后备干部、新提拔干部应率先公示财产》。7月20日中共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摘要刊登了这篇文章。与颐和园比邻而居的中央党校是执政党培养干部的大本营。刘日的文章甫一刊登,立即被各大媒体和网站转载,围绕着官员财产公示的争论也随之展开,迄今没有止息的迹象。

  围绕文章的争论之一,就是有人认为作者是在“捏软柿子”:为什么要求“新后备干部”和“新提拔干部”率先公示财产,而不是要求现任干部做表率呢?于是,争论的矛头甚至开始转向文章的作者,刘日也再次走进舆论的视野。

  19年前,42岁的河北无极县委书记刘日就成为轰动一时的新闻人物。那一年,作家王宏甲的著名长篇报告文学《无极之路》使刘日家喻户晓。

  刘日的仕途开始于河北正定县。那时还是“文革”时期,他由一个高中教师转入政界,从公社到县委。1985年他担任无极县委书记的时候年仅37岁,是河北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之一。因为工作出色,报告文学作家王宏甲来到无极,对刘日进行了长达3年多的追踪采访。《无极之路》的传播,让刘日名声大振。1991年中共河北省委发出文件,称刘日“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赢得了广大干部群众的赞扬和爱戴,群众称他是焦裕禄式的干部,这不仅是他的光荣,也是河北人民的光荣”,号召全省党员干部特别是县(区)委书记开展向刘日学习的活动。

  在无极工作的8年,是刘日至今仍然引以为自豪的8年。只是,《无极之路》为刘日赢得的巨大声誉并没有为他带来特别耀眼的仕途。

  1993年刘日离开无极,任石家庄地区行署副专员。随后就遇到了地市合并。刘日说:“省委关于地市合并的文件明确规定,要注意保留45岁以下的干部,进新市委、市政府领导班子。石家庄地委行署领导45岁以下的只有2人,我是其中之一。原来说我的副市长已经定了,我就下乡调研,准备开会的材料去了。一周回来后,又说我的安排有变化。结果,石家庄地区行署8个正副专员,唯独我一人未进入石家庄市新班子。地市合并接近尾声时,说让我任省农业开发办公室副主任。地市合并中没有安排好的人都迟迟不上班,我是第二天就报到上班了,但4个月没有为我正式分配工作。我就主动帮着别人做事。这让我有了一个圆梦的机会——我从小就想上北京大学,当我考大学的时候,文革来了,大学都不招生了。”

  1994年刘日踏进了梦寐以求的北京大学,成为法律系年龄最大的一个学生。刘日是离职学习,3年吃住在北大,即使是寒假也一直坚持到春节前一两天才回家。刘日说,我的毕业论文是 《论卖官鬻爵》,系主任魏振瀛和导师姜明安认为这个题目太敏感,怕惹出麻烦,建议我改题,我向魏主任和姜教授汇报,这是一个涉及党的生死存亡的问题,很多人不敢说,怕犯“毛病”,越是这样,就需要有人写出来向中央报告。另外,我注意把握分寸,写好后先请姜教授和魏主任把关。这样,姜教授就把题目改为 《论人事管理中的腐败现象——卖官鬻爵及根治对策》。准备答辩用了一个多月,背了一千多张卡片,答辩前夕,通宵背诵,答辩整整用了一个上午,答辩委员会主任、中国人民大学皮定协教授给予很高评价,7个成员一致鼓掌通过。1997年,刘日获得了法学硕士学位。

  根据中央领导批示,这一年中纪委派员到河北对刘日的情况进行了调查了解,结论肯定他是廉政勤政、德才兼备的优秀领导干部,以良好的政绩赢得了广大群众的真心拥护和组织上的好评,建议异地交流安排使用。但是,刘日一直没能离开河北省会。

  2000年,刘日被任命为省物价局副书记、副局长。2003年,他调河北行政学院任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和各省的行政学院一样,河北行政学院的院长也由一位省级领导兼任,常务副院长主持日常工作。

  河北行政学院是培训全省公务员的高等学府,地方官员经常来这里学习培训。培训班的第一讲和最后一讲都是刘日授课,他将自己的实践和思考倾囊相授。当谈到由于一些地方政府官员处置不当导致大量的群体性事件发生时,他提及当年在无极时的一件事:“有一个星期天,我正在办公室办公,忽听外面有吵嚷声,我向窗外一看,大约几百人围在县委门前,门卫把铁门锁住不让他们进。我立即告诉办公室值班人员:‘县委是老百姓的,为什么不让他们进来,赶快把门开开!’我随即下楼,问大家有什么事。有人说是果园承包纠纷。我说请大家推选10个代表来会议室先谈谈好不好?大家说好!10个农民代表坐在县委常委会议室,值班人员给他们倒上茶水,我听了他们讲的简要情况和要求,我告诉他们,请你们做好大家的工作,马上回家,3天之内给你们解决问题!代表们立即鼓掌致谢,院内等待的群众得知后,欢呼着离去。第二天下午我就和县乡有关干部到了那个村子,看了现场,听村干部汇报,听纠纷双方的意见,还听了部分老干部和群众的意见,之后讨论了解决方案,进行了反复协商、修改,因事情稍复杂一些,找人、找材料费了些时间,一直到次日凌晨四点多,各方才最终达成一致,现场爆发出热烈持久的掌声。”

  这十多年里中国社会急剧变化,仇和等新的带有浓厚改革色彩的地方官员不断走上舞台,“失去了舞台”的刘日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旁观者,消失在大众视野之外。

  刚过“耳顺之年”的刘日面色红润,坦然真诚,低调而谦和。他在河北行政学院的办公室很简陋,地面是陈旧的水磨石,沙发是学院用过多年的旧沙发,茶几上也堆满了书籍,里间的地上是一堆堆的建议稿印刷品。在和记者交谈中,他一次次走进去,拿出打印的稿子,其中许多稿子上写着 “供领导参考,请勿外传”。

  在处理行政学院的日常行政工作之外,刘日潜心研究公共管理改革,撰写了大量建议,寄给各级领导和有关部门,包括县委书记县长、市委书记市长、省委书记省长和中央部长,甚至更高层的领导。其中既有关于完善干部选拔任用制度的建议、关于进行直接选举县长试点工作的建议、关于我国死刑的适用仍应坚持“少杀慎杀”原则的建议、关于以“少杀慎杀”为突破口解决死刑核准权收回中的问题的建议、关于修改我国刑法的建议、关于平反冤假错案的建议、关于河北省水资源状况分析及节水的建议、关于节约资源的建议、关于实行“奖一、放二、禁三”的生育政策的建议等,其中最多的是法律方面的。显然,当年在北京大学所受到的学术训练在其中发挥了作用。和一些人的建议动辄引用领导人的言论不同,刘日关于法律的每一份建议都像是一篇学术文章,其中引用的格劳秀斯、孟德斯鸠、培根、贝卡利亚、博登海默、高铭暄、马克昌、赵秉志、陈兴良等法学家的论述非常贴切,且一些建议不乏创新。

  “失去了舞台”的刘日仍然心怀热切,虽然许多建议泥牛入海。但让刘日感到欣慰的是,他的有些建议引起了较大反响,一些部门给他来信表示感谢,包括一些高层领导对他的建议也有批示。

  去年年初,《南方周末》对他的一篇采访,引起轰动效应。在采访中,刘日呼吁,为了解决人才浪费和养老金严重不足等问题,建议将干部退休年龄由60岁推迟到65岁至67岁,担任省部级及以上领导职务的、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和特殊人才,年龄还可以适当放宽一些。这个建议同样引起争论。

  去年10月,河北行政学院召开全体干部大会,省委组织部领导宣布 “因为年龄原因免去刘日同志河北行政学院(河北管理干部学院)党委委员、书记、常务副院长职务”。刘日现任河北省政协常委、河北行政学院教授。

  2007年前夕,刘日在北大读书时的老师巩献田教授曾经领衔上书,呼吁官员财产公开。但是,反响不大。这次为什么引起这么大的反响?“一是目前贪贿更疯狂了,到了必须拿出撒手锏的时候了;二是请新后备干部、新提拔干部率先公示财产,这个突破口选的比较合适。”刘日说,“官员财产公示制度,最根本的指向是促进公权力的规范化运行,是世界发达国家早已实施多年的公务员管理制度。我相信我们国家会尽快建立这项制度的。”他还建议了一个时间表:第一,2009年在全国党政领导班子和后备干部集中调整时,先请新后备干部、新提拔干部率先公示家庭财产。第二,2009年调研、起草《公务员财产公开法》,广泛征求意见,做好2010年3月提交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的准备。第三,2010年3月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正式讨论通过《公务员财产公开法》,“十二五”初(2011年1月1日起)在全国实行。

本文链接:http://fredmclain.com/yangyuming/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