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516棋牌游戏中心 > 姚锴夫 >

收入超CBA球员?开盘口打假球?这是你不知道的野球江湖

归档日期:06-24       文本归类:姚锴夫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近日,街球王吴悠退出ABL联赛澳门战狼队的新闻闹得沸沸扬扬,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尽管早已在街球圈声名鹊起,但吴悠一心想打职业,过去数年曾多次试训职业队。直到今年十月,33岁的他才在ABL联赛签约圆梦。

  不到两个月时间,吴悠的职业球员生涯初体验宣告终结,退队的原因众说纷纭,可这似乎再次验证了,在篮球场上,业余和职业之间确实有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

  可反过来呢?如果一个打惯了职业比赛的球员,是否就可以在业余比赛、或者我们常说的野球比赛里大砍大杀?很多人觉得当然能,职业打业余还不是随便打。但一个过来人告诉你,职业联赛和野球场之间,同样有着难以跨越的距离。

  记者联系上徐树森时,他才刚刚打完福建一个很有名气的业余比赛“万佛杯”,这是福建省晋江市陈埭镇江头村办的一个传统比赛,虽然是村里办的,但水平一点也不低,有前职业球员,有CUBA球员,也有大量的外援。

  “我现在一年大部分时间都在打野球,基本上不歇,每个月都要打两三站比赛,去年有段时间连续打了三四个月,那时候我媳妇怀孕,我一个月就在家五六天,基本不休息。”徐树森说,都是为了生活。

  四年前的秋天,刚刚代表NBL的黑龙江队打了一个赛季的徐树森,迟迟没有收到对方打来的工资,除了他之外,队友李一丁、杨德智,教练员李晓光等人,也都被欠薪了。

  几个人在体育总局、中国篮协多方奔走,却一无所获,直到2015年3月,中国篮协发布了一份通知,宣布对NBL黑龙江丰绅俱乐部注册材料暂缓,并暂停了黑龙江队2015年度的NBL体测资格,也就是剥夺了他们征战中国职业联赛的资格。

  徐树森这才拿到了自己的工资,可在那之后,黑龙江丰绅也就此消失在了中国职业联赛的版图之中。

  经历这件事之后,徐树森有些心灰意冷,在那之前,他在CBA的吉林队,NBL的山西、同曦、四川、黑龙江等队都效力过,职业生涯浮浮沉沉。

  因为大都是在NBL联赛效力,欠薪的事早就见怪不怪了,辛辛苦苦打了一个赛季,到年底还要为要工资的事发愁,这样的日子徐树森不想再过。就这样,当时29岁的徐树森选择了退役。

  所谓的打野球,最简单的理解便是有出场费、有奖金的业余比赛。这样的比赛组织形式多种多样,有纯公益性质,由一些具有公共职能的组织机构挑头发起的比赛,比如镇政府,村委会;有富裕的企业为了宣传自己举办的“XX企业杯”;也有纯有钱的个人或家庭出于爱好办赛。

  而当有了这些比赛,参赛的各队出于各种目的(宣传需要、个人爱好、面子等),必然力争好成绩,这就应运而生了庞大的野球市场,这其中包括职业运动员与草根,本土与外援。一句话,只要你能打,便能在这里生存。

  回忆起自己第一次打野球,徐树森表示是在离开CBA之后,“我在吉林队的时候没打过野球,去了NBL之后,放假的时间比较长,就打的比较多。”徐树森说。

  事实上,CBA球员打野球的人很少,不是说他们看不上野球场挣的钱,而是CBA球员训练时间长,比赛周期长。除此之外,在徐树森看来,最重要的一点是圈子不一样。

  “野球有野球的圈,职业有职业的圈,信息不一样,资源、接触的人水平也不一样,不是说我一个职业的退下来了,好多人就紧赶慢赶的请你去打野球了,不是的,因为你没在那个圈子里。”

  以徐树森自己为例,现在他已经忘了是谁带他进的野球圈,只记得那是十多年前他效力NBL山西时,球队在山西晋城,那时候山西煤炭行情还非常好,晋城周边也有很多煤矿,媒老板很多,也经常举办业余篮球赛,当时大家都有钱,都想争胜,家门口的山西圣奥球员就成了香饽饽,都想找他们去帮自己企业打一打。

  那个时候,山西是打野球最好淘金的地方,市场非常好,一场球打完就可以赚上万,也是在那个时候,徐树森结交了一些专门打野球的人。

  后来转会到江苏同曦(NBL时期)之后,徐树森就没时间打了,一是那时候同曦主教练是崔万军,带队很严,同曦也一直以冠军为目标,每年就放一个月的假,时间短。直到他职业生涯最后一个赛季,在黑龙江打完退役之后,徐树森选择了做一名“北漂”,也正式步入了野球的行业。

  野球不是那么好打的,“他比CBA、NBL还要难打。”这是徐树森这些年的最大感受。

  不好打的原因首先来自陌生感。“就像我刚退役的时候,没有这么好的朋友圈,没有这么好的资源,不会有很多人给你联系比赛,你又没工作,心里就经常有些发慌,但是这时候,你就得自己坚持训练,我退役之后,练的并不比职业队的时候少,平时基本保持一天两练,一周休息一天,最多休息一天半。”徐树森说。

  事实上,相比于职业赛场中一场没打好,还有下一场可以证明,野球生涯中机会往往只有一次,你抓不住,市场就消失了。

  “野球你要被人认识,首先你的个人能力要强,你才会被大家认可,如果你一个专业队下来的,去和人打,都不能一场球得个二三十分,不能赢球,人家就觉得你不行,不值那个价钱,可能你的市场就会越来越小,就没人找你了,但是如果你能力强的话,你的市场就会越来越好。”徐树森解释道。

  有趣的是,野球市场还随着经济发展的变化而变化。在徐树森刚打野球的时候,山西的市场最好,但现在大家都知道,广东、福建的市场更好,因为那边有钱的企业更多。

  前几天徐树森刚在福建打过的万佛杯只是其中一个,去年他打的最多的其实是广东省篮球联赛,这也是国内目前除CBA、NBL之外,专业程度最高的联赛,徐树森代表广东河源队出战,为了满足联赛的户口要求,他甚至已经把户口迁到了河源。

  不过野球比赛多了,意外也多,这几年在广西、贵州打比赛,徐树森也有过不少被动的时候,因为那边打假球的比较多,即便是村里的比赛,也会开盘口。

  “现在的野球,最不好打就在这呢,有时候你组好人了,贵州那边是不讲报名单的,就是说,比赛前谁来的都可以上,你把詹姆斯找来,赛前都可以换上。”徐树森说,“有时候,我们对手会先报一个名单,里面都是中国人,等你去打的时候,来五六个美国老黑。”

  实际上,现在福建的野球比赛,基本都是三个老外带两个中国人,野球也越来越难打。“前段时间去打的万佛杯,福建男篮刚刚退役的队长周启新就参加了,他和NBL安徽文一队的张勇,加三个老外,就组成了一支球队。”徐树森说,“我们这边也有三个老外,强度特别大,而且是室外场地,一旦受伤后果很难想像,就没有保证。”

  为此,打野球之前,国内队员都会买一个短期的临时保险,老外基本没人管他们了,因为老外都是通过中间人、或者翻译找的。“一次我手下的一个外援手指骨折了,但他又没有保险。我们这个圈子就是这样,风险自担,但完全不管他又说不过去,最后我找到老板,请他发发善心,老板通情达理,多给了一场比赛的钱让这名外援去治疗。”专做外援经纪的阿星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道。

  时间长了,徐树森球打得越来越多,认识的老板、野球选手也越来越多,他也开始不再局限于自己打球,也开始为一些有球队需求的比赛召集球员了。不过,徐树森从来不把自己当作野球经纪人。

  “为什么我不愿意说自己是经纪人?因为经纪人可能会挣一些昧良心的钱,但我组织的野球,我身边留下来的这些兄弟,我从来没挣过他们钱。”徐树森说,“因为我是从运动员出来的,我觉得人家在拼命打球的时候,自己从中把辛苦钱给人挣了,我觉得有些对不起打篮球的这个本意。”

  不过由于野球也有分类,因此组织不同的球队参赛,远比自己参赛门道多的多。比如有的比赛,只找一个专业队的过去,带四个业余的打,那没问题,你表现你自己可以。但如果是专业队对专业队,再凭单干就解决不了问题了,五个人组在一起,不可能一个人去得分,篮球是五个人的团队项目。

  “我攒的队伍,都是有去防守,有去传球的,有去抢篮板的,还有得分的,就是你怎么把这些人攒到一起,一条心去打这个野球比赛,大家一起去挣钱,这是最关键的。”徐树森说。

  而说到分钱,徐树森信奉着平等互利的原则。把人攒起来了,联系的是什么样的比赛,谈了多少钱,比如谈5000一场,他把人叫过来,就给人5000一场。

  “这一年当中,我们这二十几个人,有比赛都在一起打,我有我的资源,你有你的资源,有可能这个月都是我联系的比赛,下个月都是你联系的比赛,我希望我联系比赛的时候我谈多少给你们多少,你谈多少钱也给我这些,大家都是平等、相互的,这也是朋友之间,一起打球之间最好的回报。”

  除了组织球队之外,徐树森也有尝试组织比赛,这两年,他在鄂尔多斯办过一个六国邀请赛,在贵州也办过四国邀请赛,当地企业有办赛的需求,他就帮着请一些CBA球队、外国球队来打。“我认识几百家企业,他们都有我的联系方式。”徐树森说。

  打野球,归根结底是为了赚钱。此前据《成都商报》统计,目前国内的野球市场中,国内外援单场出场费基本在2000-3000元左右,明星球员则可以到3000-4000元/场,稍有名气的球员一年打200场,赚60万算是很正常,甚至比不少CBA职业球员薪资还高。

  对于这一数据,徐树森表示差不多,“中国打野球的总人数成千上万,但其实打的好的就那么几十个,这些人也是挣钱比较多的那帮人。至于和职业球员的对比,确实好多CBA替补球员,不见得有打野球挣的多,一是你基本工资比较低,二是你上场时间短,赢球奖不多。”

  在这里,没有长期合同,没有完善的后勤保障,没有纪律约束,所有风险要自己承担,一切现实又真实。

  不过,这样的现状也在改变。徐树森说,如今的野球市场越来越规范,在北京、广州等大城市,参加一些比赛开始要求居住证、户口、保险等等。

本文链接:http://fredmclain.com/yaojiefu/142.html